忆失然突

2019年4月15号 
我收到了我娘子 @菟写子 的吻
爱你😭😭😘

纪念一下被我接死了的接龙 @菟写子

【无差搞巍】不沙雕的正经联文 by 一群拒不承认的沙雕

有生之年终于见到这篇联文的完整版了🙊


无差搞巍联合产粮活动:

本节目由高危群体赞助播出


联文形式为一人一段,后面只能收获前面一顺位的文章,其余内容只能盲猜,于是在发之前魔鬼君也不知道到底哪些沙雕写了这篇玩意儿,或者这篇联文到底在哪个祸害手上整段垮掉。大家看完了可以友情回复魔鬼君答案哦。




【 @楼琛 】


沈巍脸色苍白,撑住洗手台的瓷盆,惊愕地看着闯进来的赵云澜。


 


“你……”


 


嘴角还留着殷红的血丝,染红了干燥起皮的唇。


 


未等赵云澜反应过来,黑色的能量凝聚在沈巍的手中,闪电般压向男人的额头。


 


男人连闷哼都没有发出,向前倒去,被他接住了,下意识地,宠溺地捏了捏后颈的小窝。


 


有种习惯,怎么也改不了的。


 


刻在骨子里的温柔和宠溺,怎么也不能被时间磨灭。


 


一声叹息,在唇齿间弯弯绕绕,他抬起手,揉了揉赵云澜的发,像宠小孩儿一样,捏捏赵云澜的脸。


 


还不能让他知道。


 


还不到时机。


 


一缕纤细的黑能量钻进赵云澜的脑海里,抹除了男人刚刚的记忆。


 


这种事情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他歪头蹭了蹭赵云澜的脸。


 


手背蹭去了他唇角的血丝,也蹭裂了上面脆弱的皮肤,皲裂了唇。


 


你还没完全恢复昆仑的记忆,我还不能……


 


还不能把事情全部告诉你。


 


他握手成拳,低低地咳嗽了两声,压抑的声音让人听了心里发堵。


 


但是他只是温柔地看着,目光如水。


 


如水般看着搂在怀里的爱人。


 


然后在赵云澜的鬓角,落下轻轻一吻。




【 @桑叶糯米球 】


  “撩完就跑,这习惯真不好。”赵云澜伏在他的肩头,突然低声笑起来。沈巍只一愣神,唇上便被另一片温热的唇覆住。




  沈巍急急忙忙地推开他,转身清理洗手台尚未流尽的几丝腥红。赵云澜不悦地拉住他的动作,抬手将水里龙头拧上,又把他整个人拉着转过来面对自己:“行了,我都看到了。沈教授,不解释解释吗?”




  “我……”




  赵云澜抢先打断他:“不许说我没事!”




  沈巍被抢了词,可怜巴巴地眨眨眼睛,半天憋了一句:“我……还好……”




  “还好……”赵云澜攥着拳头指了指水池,恨铁不成钢地说:“好成你这样?好到吐血?沈巍你到底……”




  到底把你自己放哪?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赵云澜咽下这口浊气,余光瞥了一眼外面的觥筹交错、灯火通明,转身轻轻扯着沈巍的手肘将他往外扶:“行了,回去再找你算账。先去吃俩饺子。”




  “我不饿,我……”沈巍被外面暖烘烘的热气蒸得犯恶心,踉跄着退到洗手台边忍不住干呕。赵云澜刚被强压下去的火气“腾”地又窜了上来,一边帮他捋背一边恶狠狠地凑上去耳语:“先是吐血后是消除我的记忆,能耐了你啊?沈巍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解释清楚我跟你没完。”




  沈巍咳嗽着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埋在掌心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撑着洗手台直起身子,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直愣愣地看着赵云澜不说话了。




  “说吧,看着我不好使。”赵云澜抱着臂眯着眼。




  沈巍犹豫再三,指了指他的头顶说:“云澜……你长耳朵了……”




【 @论如何愉快地弄掉节操 】


“什么长耳朵?我?”赵云澜不明所以地睁大眼睛,头上两只毛茸茸的猫耳在空中疑惑地晃了晃。




还……还挺萌的。




沈教授本着科学研究的态度,迅速地往赵云澜屁股后面看了一眼,遗憾地发现好像并没有同步长出尾巴。




赵云澜见他不说话,干脆自己凑过来看镜子。




这么一看,赵云澜自己也愣住了。




沈巍掩唇咳了两声,转过身来和他并肩站好。




镜子里的两个人一个脸色雪白,嘴角还挂着暗红血迹;另一个头上顶着一双猫耳,透露出几分诡异的萌感。




看这气氛不像是在过什么冬至团圆节,倒更像是在过万圣节。




“这是……什么异能吗?”赵云澜又动了动耳朵,这玩意儿长得十分合理,里面似乎有软骨,能够自由活动。




赵云澜伸手在里面挠了挠,居然也能听到手指拂过毛发的声音。



沈巍想用能量感知一下,可是刚勉勉强强唤出能力,力不从心的一口血就又从口中呛了出来。




“哎行了,别逞强了,”赵云澜见他眉头紧锁,额头又见了汗,心疼得不行,赶快揽住他的腰想要往外走,“不想吃饺子的话,我们先回去吧。”




“可是你这个……”沈巍忧虑地望着赵云澜脑袋顶上那两个毛茸茸,不确定他是被人暗算了还是怎么回事。




“这个不要管了,我先遮一下。”赵云澜说着把连帽衫的帽子拉过头顶,那两个支棱着的耳朵被压得耷拉了下去,使得他的脸突然变得有几分委屈。




沈巍“噗嗤”一声笑了。




“啧,你还笑,”赵云澜不满地皱起眉,“我可告诉你,今天你又是瞒着我又是消除我记忆的事情还没完呢。”




沈巍抿住唇,一边走一边悄悄在空中画了个符。


 


【 @突然失忆 】


不料那道符似乎不太遂人愿,散发出了刺眼的金光。




遭了,由于黑能量的失控,连画的符都不受控制,沈巍不由一脸尴尬,瞬间又有想消除赵云澜记忆的冲动了。




赵云澜见状立马警觉的转过头,以一副"你瞧瞧你又在背着我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的表情盯着沈巍。




沈巍低着头,不敢直视赵云澜的脸,又忍不住低低的咳了几声,看起来既可怜又无辜。赵云澜只好把一口气憋了回去,"我真是服了你了。"




"你说说你,还有什么让我可以省心的?" 赵云澜的猫耳朵在兜帽里随着他'语重心长'的语调一上一下不安分的摆动着,"走走走,回去煮汤圆给你吃。"




沈巍一路上默默不吭声,赵云澜就一路上揽着沈巍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




沈巍嘴角的血迹已经干了,挂在那里有些刺眼,赵云澜怎么看怎么揪心。




猛然想起自己口袋里似乎有湿巾,赵云澜便腾出一只手去掏,谁知手才刚伸进裤子后面的口袋里,赵云澜的动作顿住了––




什么玩意儿?




赵云澜扭过头,手在自己身后胡乱的摸了两下,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




赵云澜以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从自己的屁股后面拖出一条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来。




"……"




"怎、怎么会这样?"沈巍皱着眉头,目睹了赵云澜这一系列动作,心中惊异,"赵云澜,你现在什么感觉?"




赵云澜扯了扯嘴角,对沈巍笑了笑,开口道,"喵呜––"




【 @井底捞 】


沈巍一愣,瞬时反应过来。




他一把抓住赵云澜的胳膊,急切的问“云澜?你怎么样了?”




赵云澜显然也是被自己吓到了,指着自己的嗓子轻轻摇了摇头“喵呜——”




沈巍一脸担忧的看着眼前的人,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运起黑能量探查赵云澜的身体,黑能量在赵云澜体内反复流转了多次,也没能探查出他的身体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沈巍体内的黑能量本就有失控的趋势,此番强行调动能量更让他难过,能量像决了堤的水,在他的体内肆意冲撞,一点一点将他的四肢百骸都要碾碎,无法呼吸的剧痛瞬间没过头顶,视野里变成一片雪白,连赵云澜的脸都变得模糊不清,血液渐渐汇集成流顺着唇角滴落。沈巍脚下一个踉跄,身子直直的往地上倒去。




赵云澜被沈巍的样子吓了一跳。眼见沈巍就要倒在地上,身后的尾巴似是知晓了主人的想法一般,迅速甩过将人拦腰卷起,稳稳的拖住。




“喵呜,喵呜,喵呜——”赵云澜急切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恋人,满腹的话儿到了嘴边却化成了几声软猫叫。




沈巍紧闭着眼睛急促的呼吸着,努力压抑体内横冲直撞的能量,他努力将喉咙里哽着的淤血咽下,努力睁开双眼,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愧疚“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喵呜——”赵云澜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开。他现在真想撬开沈巍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自己都疼成这幅鬼样子了,还因为自己让他担心而感到自责。




沈巍强撑些平复了一下胸口的闷痛,手指轻轻握住赵云澜的手:“云澜,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医好你的办法的……”


 


【 @黑化的菌类 】


话未说完,沈巍手猛地一攥,虽然在下一秒就火烫也似地松了劲,但单单那一秒,赵云澜只觉得自己手传来骨折一般的痛。他下意识倒抽一口冷气,却没留分毫注意力给自己,而是紧紧抱住了沈巍。




沈巍身子软的根本站不住,赵云澜两只手连带根多出来的尾巴,也扶不住一个成年男人,被带着一并摔了下去,赵云澜从喉中咕噜出几声叹息似的猫叫,认命地打算做一摊不那么称职的猫肉垫子。




结果预料中的痛觉并未袭来,倒是脸上猛地一湿,再一热。




那是沈巍口中喷溅出的血液。




利用最后的一丝清明,沈巍在摔倒瞬间调整了一下二人的位置,先是后背重重地砸在地板,胸腹处又遭赵云澜结实一撞,瞬间翻涌的剧痛险些湮灭了理智,沈巍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像是蒙了一层薄纱。




“喵呜!喵喵喵!喵呜!”赵云澜撑起自己身子,却根本不敢动他,只凄厉地叫着,可沈巍看不分明也听不真切,唯一的清醒也只是侧过了身子没叫赵云澜摔着。他痛得厉害,能量在血脉筋骨中横冲直撞,像是想要击穿什么,沈巍无意识蜷起身子,口中不断地溢出鲜红。




“……云澜,云澜。”他失神地自语着,每每想要输理一下能量却只换来更深的痛楚,沈巍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动乱其实是一场被强行中断的改造,但他却不敢继续,沈巍不敢赌如果顺应能量的变化,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他现在虽然连呼吸都是仿佛折磨,却还清醒,还能坚持。




赵云澜出了事,他必须坚持,他不能倒下。




【 @胖头喵 】


赵云澜怔愣的看着看着,突然就落了泪。




镇魂令主落泪堪比天上下红雨,但是沈巍跟这赵云澜走南闯北,吐的血差不多也够一场红雨了。




可惜了他往常至少能说句话,能抱抱他,能吻吻他,可现在他什么都干不了。




他的猫爪有锋利的刺,尚且学不会收缩的他已经在沈巍手背上留下了伤痕,他不能说话,喵喵喵没人听的懂,他不能用自己的唇去安慰爱人因为血色而红润的柔软,甚至无法完成一个拥抱。




他能干什么呢?




世间最诛心二字,莫过无能为力。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强大起来,摆脱这诛心的四个字。




他爱沈巍啊,好爱啊,可是为什么他爱的人,爱他的人,就要受这样的折磨呢?




沈巍此刻顾不上赵云澜了,歌词里讲呼吸都是痛,那是附会的煽情,可是他现在却感受到了这种生不如死的痛楚,隔膜收缩之间便是一场炼狱,仿佛熔岩排着队流经在他的血管中一样,耳畔已经听不到赵云澜痛苦的抽泣和喵喵喵的呼唤,只有心跳的声音——急促的,仿佛有人在他耳边敲着锣打着鼓,每一个鼓点都合着他的心跳,急促的他想要呕吐,身体不再受控制,灵魂仿佛飞升,恍惚着感受痛楚,又恍惚着不再疼痛,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连抽搐都少了些,只能从喉咙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喀啦喀啦的声音。




他不知道疼痛让他留下了泪水,不知道赵云澜挣扎着抱着他,不知道他们的泪水混合在一起蜿蜒而下。




而就在泪水低落的尽头,那液体突然绽放出湛蓝湛蓝的光芒。




end???








在最后点名批评喵喵小同学,不仅据上一棒咕了整整一个月一天不差,而且还弄了个迷之结局。魔鬼君已经没收了她的猫薄荷以及罐头,开除猫籍,发了一把鸽子专用玉米粒让她啃去了。


以上

我的爱人晕倒了可是我抱不动怎么办

 

赵云澜:"老子可以!"

 

@桑叶糯米球 说,"不,你不可以。"


 

-----------------------------------


 

沈巍晕倒了,猝不及防,把赵云澜活活吓了一跳。


 

前一秒,沈巍还好好的走在赵云澜身旁。还低着头说,“赵云澜,今晚不行哦,我明早有课……”


怎么就突然止了话,一声不吭地直接往赵云澜身上栽,重量压得赵云澜差点儿也要被连带着一起跌倒了。


赵云澜打了个趔趄,堪堪把自己稳住,可此刻的沈巍已不省人事犹如一滩烂泥。赵云澜自认为已经很眼疾手快地去扶了,却仍只能任由着沈巍整个人瘫软在地,只能护住他的头不被地面擦破皮。


“沈教授?沈教授?”


沈巍的脸在月光映照下更显惨白,赵云澜轻轻拍了拍,喊了几声。可他依然一动不动,没有丝毫反应。


赵云澜心中焦急。一时间手足无措,慌张地用手指抵在沈巍的人中探了探他的鼻息,好在还是有的。可惜赵云澜身怀娴熟的人工呼吸技能没处使。


深夜的街道四下无人,空荡荡的也没有车子往来。赵云澜小心翼翼地把沈巍的身体摆好,打算将他横抱起。谁知沈巍意识离体,沉得像是浑身灌满了铅,赵云澜无法将他脱离地面分毫,更别提凭一己之力抱他起来了。

 


赵云澜手忙脚乱地换了一个角度,深呼吸后,继续尝试。他试着把他扛起来,试着把他背起来,却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沈教授像一只千斤重的史莱姆,怎么搬都搬不动。直到赵云澜突然开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打个电话求救时,他已经累的手臂发酸,气喘吁吁了。


真是关心则乱。


赵云澜无助地蹲坐在地,胡乱抹了一把额前的汗,颤抖着手,混杂着粗重的喘息,从兜里捞出手机来。


怀中人双目紧闭,长长的眼睫在镜片下微颤着,看起来还算安详。


而赵云澜除了悬着一颗心焦灼的等待外,什么也做不了。


.

.

.

.

.

.

.

.

.

.



  

赵云澜愤愤地想,"要是那颗糯米球不说,我铁定抱得动!"



-----------------------------------

  

《抱不动》(完)

   

  

期待糯米 @桑叶糯米球 的《拖得动》。


得妻如此 夫复何求🌚🌝

我的娘子是神仙 我爱她🙈🙈

菟写子:

又到了艺术天分展示环节

画了个相公 @突然失忆 

在第二张

藏起来免得吓到小朋友

一定是特别的感人肺腑

让幼儿园老师都哭了

虽然我画得惟妙惟肖

但以防万一

还是说明一下

那是个脑子

卑微.jpg

趁没人。

介绍一下我的娘子 @菟写子

省得被抢走。🌚

爱你。😚


我必须炫耀一下我的人生中第一次实物中奖(抢楼也是中!!)

(真的是第一次毕竟我🌚)

感谢江总 @江小蓠
江总新年快乐(再说一遍)

啊啊啊啊啊
我今天土拨鼠叫!
疯狂夸江总的字!
江总写我名字了!我好快落!
以及图片哥哥们太好看辽1551!!

顺带一提 我亏爆了 竟脑抽只要了四个字 我恨!😭

我爱时间飞行 啊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收获神仙夜夜 @纪夜 给我的幸福!!
1551!!

以及顺带表白之前那个图!
也是夜夜的!!

为什么此刻我的电脑不飞上床让我马上换上这个封面?  ???